unicorn

julyarth:

岳·纯爷们·明辉和他的小伙伴们(一)

 

怼人篇

 

Q:其实学霸并不代表他成绩好,而是万事他喜欢钻研……

岳:不,我成绩好。


Q: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选择留在父母身边,还是去大城市找工作? 

岳:我住在大城市。

Q:毕业之后有试着找工作吗?

岳:理科生真的不愁找工作的你知道吧,尤其是一个还不错的大学还不错的专业。[摊手]

       我拿了很多不错的offer。

 

Q:如果给你十万块钱你想做什么?            

岳:十万块钱我有啊


Q:一千万还是一个月十万?

岳:一千万。我最近看上个车挺贵的。

 

Q:是高薪不快乐的工作还是低薪快乐的工作?

岳:我家里有钱。

Q:也可以聊一聊对我们这个节目的看法呀吐槽呀什么的。

岳(玩笑):哎,算了算了,其实你们这节目也不怎么样。

洋:老岳你一说我后背冷汗就下来了你知道吗。(帮圆场)

 

Q:“可以给我们活泼一点的表情吗?换个pose。”

岳:“对不起,这是我们的风格,我们从来不摆表情sorry。”

 

对于粉丝追捧——

岳:“其实说实话,还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爽的事儿”

       “还没到我会爽的点。”

       “这就是过日子的心态懂不懂,就是又爽又不爽”

 

对于键盘侠黑子——

岳:平常没事别老聊那些没用的,可以看看剧好吧,有一个剧叫《黑镜》,可以看看第三季第六集,去吧。

 

岳:知道我为什么叫岳岳吗?——因为我是你爸爸。(逃跑)

 

Q:(弹脑崩)是不是有点太轻?

岳:你什么意思,你就想看我们打起来是不是?我跟你说胜利方不能太嚣张的!

 

Q:所以你们有最期待吃什么嘛?

岳:我说了六遍了!(比手势)我不准备再说了!我希望你们知道!

 

对于前经纪人——

岳:我是队长,我肯定要为我的团队考虑。

 

对队外弟弟——

岳:小孩儿,什么时候来看看你爸爸啊?

芙:不要脸!

 

Q:举一个耍大牌的例子。

岳:那这个问题我不回答你可不可以?

 

Q:大学期间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吗?

岳:我想把这段回忆留给我自己。

 

Q:听说你们队里很擅长讲土味情话?

岳:不说了,那都是四五个月前的梗了。


Q:队长本人认证一下自己最受不了的事情。”

岳:“最受不了……问这么多问题。”

 

Q: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岳:想赶紧结束这个采访……

 

超:我们算是北漂的四个青年。(岳望天一个小白眼)

 

Q:一句话推荐下自己。

岳:北京户口,有房有车。

 

凡子:哥哥,你咋炫富呢~ 

月球震动.

说点什么
说不出了
神仙

神仙Ghosts.:





*卜岳  ooc 


*模特x架子鼓手


*随便写的 但各位还是要为我的勤劳而评论 (发出操控的声音.












卜凡冷着脸拐进了一个阴冷肮脏的巷子,空气中各种廉价的Omega信息素混在一起向他扑面袭来.




男模宽厚的肩膀外撑起皮衣,他脚上步伐加大.


那双被擦拭干净到发亮的黑靴底下大步踏过老鼠、污水以及暗处伸出来的手。




不知走了多久,狭窄肮脏的小路突然宽阔 他在一个路灯下定住 大手在墙上摸索了一下 然后用力一推。




门开 伴随而来的是铺天盖地轰炸一样的音乐声 人们在台下疯狂尖叫 热潮一波波的袭向舞台中央——这是全京城最有名儿的live house.




卜凡进的时候,台上乐队刚结束最后一首 成员们全体起身对观众道谢.




那个绑着个小马尾 一笑就露出虎牙的男人是架子鼓手,最不起眼的位置 开口的时候欢呼叫喊却最大。




卜凡抬手抿了口玻璃杯里的液体 腥甜的味道顺着喉腔一路流进胃里 随着传遍四肢百骸。




一旁的alpha调酒师察觉到他的反常,顺着视线看过去 懒懒的开口:"别看了 他不好追。"




卜凡听这话反而笑了,耸了耸鼻翼 似乎在寻找那人的信息素味道。


他嘴角上挑,一脸侵略性的邪气 说道:"不好追就对了."






演出后台




岳明辉收拾好鼓架,望着前面队员们轻松背起的乐器 又看看自己这大包小包的,似乎明白了他腰伤为何迟迟不好的原因了。




玩乐队 惨. 


玩乐队的架子鼓手 更惨.




妹 撩不到,整天闷在最后 除了打光师谁都看不见。




帅 耍不明白,吉他手贝斯手兴起当场给你solo一段 他这组装都得半个小时。




全场唯一秀点就是在开场时鼓棒哒哒哒的四下节奏,可那有啥用啊 不知道的还心思哪来的耗子磕核桃呢。




岳明辉越想越来气,干脆把东西一放 蹲在马路牙子上抽烟。




也亏他长得好,不然就活脱一社会人 下一秒把烟一扔来段社会语录的那种。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无情的打断了他的快手梦:"需要帮忙吗?"




岳明辉闻声抬头,其实别的没瞅见 就看到两条大长腿立在那 好不潇洒.




我操...这条儿 太他妈顺了。






他是个身材控,当下被迷得五迷三道 啥也没想就把器材递了过去.




卜凡上前两手一提接过 冲路口方向扬了扬下巴:“走吗 你要去哪?”




岳明辉赶紧踩了烟起身,说到路口就行。




后门偏,得走段路才能打的上车 岳明辉趁这会儿悄猫的打量。




A 这是个大A啊。




岳明辉一直觉得无论AO,自己在其中都算的上爷们的了 不然也不能有o粉 可眼下这人告诉他“并不是.”




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目测快两米的个儿走起来带着风,眉眼不似他这般圆润 冷冷的带着锋利,鼻骨高挺 唇却带着点肉感 此刻紧紧的抿成一条线。




一看




一看...




一看就不好惹...像黑社会...




他暗搓搓的思考如果这人拎着他架子鼓就跑他追上并且成功制服的可能性有多大...




“你怕冷吗?”黑社会发言打断了他的脑洞 这次是香港警匪片。




“啊?”岳明辉赶紧反应过来:“还行 咋啦?”




黑社会烦躁的摸摸后脑勺 乱糟糟的看起来像被主人撸过的大型犬,看向他身后。




“你要是不太冷 我骑车带你吧.”




岳明辉回头,成群的小姑娘都站在那里 手里似乎捧着什么应援牌,十多度的气温还穿着短裙小高跟,大街上路过的车几乎一片红。




绿光在哪里.




“啥呀这是...附近又有开演唱会的吗。”




卜凡沉默了一下,如果他没看错 上面应该有个岳字。






“我操!!!那个是不是老岳!!”“哪呢哪呢?!!”






说曹操 曹操就尖叫。




“这呢咋啦?”岳明辉没过脑子,听着有人叫他就下意识的回了句。




身在曹营的关羽不但没想跑,反而出声主动暴露目标 小姑娘们也特给他面子 迎着冷风嗖嗖的就往这边冲。






卜凡两眼一黑 赶紧把器材往背上一甩 拽着岳明辉的手就跑。


直到坐上摩托车时他都没反应过来,被扣了头盔 随赶着一阵轰鸣声,他听见前面那人闷闷的说了句:“搂紧我. ”




话音刚落,俩人就冲了出去 岳明辉回神之余愧疚的想 肯定甩了那姑娘一脸的尾气。




“那啥 哥们...你要带我去哪啊?”




卜凡没搭理他 正赶着气头上.


 


今天也就是他在 如果平时呢?就算他是o 被那么一大帮omega围住 保不准哪个看对眼了。




他越想越气,手下一个油门 冲的岳明辉嗷一声贴在他后背上。




岳明辉犯怵 黑社会这是要动手了啊!


 


方才夺回架子鼓的豪情壮志不复存在 他现在只求能在他手下完整的活下来。




警匪片没骨气的变成了求生大逃亡.






还好最后机车还是停在了岳明辉的小区楼下,安安稳稳的。




他摘下头盔的时候看见前面的卜凡脸被风吹的通红,犹豫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家...”




“李振洋说的,他是我哥们.”




岳明辉一下就想起吧台内那个腰细腿长的调酒师兼老板,他们以前签场地的时候留过地址。




“那就上去坐坐吧,诶你叫什么啊?”




卜凡正搓脸的手愣住了,半天才吐出俩字:“卜凡.”


随后觉得太冷漠 赶紧补一句:“卜算子的卜 凡人的凡.”




岳明辉顺了顺头顶被压乱的小发揪,冲着他笑了 特别好看。






俩人进屋的时候还挺好 和和睦睦的.


岳明辉坐在地板上撸着他家大金毛,卜凡就坐在沙发上温和的看他 铁汉柔情。




直到屋子里散发开omega信息素的时候,就不太好了。




卜凡怎么也想不到岳明辉是雪松香味,冲的他差点以为这房里还有第二个alpha.




该怎么形容呢,就是那种北欧街道想要一直走下去的感觉.清冷 冲鼻 可到了后调就是柔软的木质青草香,一如这个人一样。




岳明辉没察觉后颈的抑制贴已经脱落,或是他察觉到 但是没有说.




卜凡太阳穴神经突突的震动,似乎诉说着主体的不安和冲动.




"你有伴侣吗?"




"没有啊 问这个干嘛." 那人没动弹 还在那逗狗.




"有喜欢的吗?"




"...怎么了呀你?"岳明辉听声音不对 一回头卜凡脸沉的都快滴出水了。




他起身指了指自己敏感的后颈,声音沙哑:"你抑制贴掉了 我闻到了味道 所以我要征求你的意见。"




"你如果无伴侣无暗恋对象 那我们试试."






他看见岳明辉怔楞了下,起身把金毛带回了另一个房间 灯光透过衬衫显露出若隐若现的腰 看的他嘴里干涩了几分。




忙完了这一切,岳明辉站在他面前 红着脸逞强说 就冲你没直接扑上来 我答应跟你试试.






说完沉默了一会儿,又小声嘟囔的补了一句:"我 我也挺喜欢你的."






海底月是天上月 眼前人是心上人.








卜凡揭开自己后颈抑制贴的时候,房间内立马被强烈的皮革机油味充斥 岳明辉埋头狠狠吸了一口。




他认出来了 在闻到味道的那一刻. 




"你早怎么不告诉我?"


"我想看看你多久才认出我."






卜凡笑着亲了他一口 抬手拉上了窗帘.




那一晚上两人契合度极高


卜凡把岳明辉伺候舒舒服服的 高潮时一口咬了上去做了临时标记。


导致第二天醒来岳明辉紧抱着他不撒手,omega小性子全使了出来 一会儿说自己累一会说头疼.


卜凡受宠若惊的哄着,暗恋四年的大学长这么平易近人也是他未曾预料到的。


直到这人在自己alpha信息素的安抚下一点点平稳下来,阖上眼之前还告诉他不许走 卜凡笑着应下。








据说遥远的月亮每年都会发生1000多次月震 月亮轻颤 地球上的人却浑然不知.




卜凡想,这或许就是他自己 每每看着这个人自己也在跟着颤动 而那些惊心动魄他永远也不会知道。




也不需要知道.






end.

我已经说不出什么了。

肮脏的外套和薄薄肉体下肮脏的心。